不想写文所以退圈。
别关注了。
——————————————


我在这里点燃薪柴
坐上摇椅
以为不会再有来人了
直到看见了推门而入的你

退圈缘见。
这条lo之前的所有文我都坑了。有想写的就拿去写吧。
我为什么要懂事,事从来不懂我,只会叫我难过。
删lofter了。

不想写傻白甜只想写正剧怎么办(。)
傻白甜很没有意思。
讲真。
我花了很多心思写的正剧,剧情绞尽脑汁地考虑怎么起承转合才完美,这边的一个动作描写怎么样才不会ooc,那边的一个语言描写要怎么写才符合整篇文章的氛围和当时的情景以及人物性格,然而热度根本,一点点都抵不上随手码的无脑傻白甜。
说老实话老写傻白甜人就会变得浮,对写作技巧也没啥帮助,只会让你变成只关注热度的制杖。
三次元事太多所以突然负能。

【维勇】Be my coach

*给 @ಠﭛಠ 的点文,年龄反转
*非常短,阅读感谢

——————

胜生勇利,二十七岁,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教练。

最近他碰上了个大麻烦。滑行时情感不能顺利表达,编舞灵感濒临枯竭,成了威胁他职业生涯的头等大事。

日本新生代男单选手——南健次郎曾不止一次地安慰他敏感的教练,“无论是技术得分还是演技构成,前辈都已经做得很好了。”而勇利却不停自责。寒冷的冰面似乎冻结了他一切灵感,这样下去就算勉强给学生编舞,也不会给观众带来全新的体验。

于是在一次小南获得季军的GPF结束后勇利就辞去了教练一职。

长谷津的冬天总是格外的冷,裹挟了海水气味的风呼呼地刮过耳边。勇利正打算帮开温泉旅馆的父母打扫堆满积...

画风太好看了!!暴风感谢!!(●'◡'●)ノ❤

胡桃属猫:

@隹木 吐花症

【论坛体】喜欢上了楼下奶茶店的打工小哥怎么办(二)

*没看前文的朋友请先看【论坛体】喜欢上了楼下奶茶店的打工小哥怎么办(一)
*小甜饼,cp维勇,尤勇,请注意避雷
*ooc
*食用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173L 楼主
大家好,我回来了。

174
!!!

175L
看我刷出了什么?!!

176L
woc赶紧艾特亲友围观

177L
啊终于!!qwqq
等到心焦.jpg

178L
为了这贴我放弃了追剧(`∀´)
卤煮!!快!!!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179L
我仿佛看到楼上已经脱了裤子

180L
卤煮我农药都打了好几盘啦!!
终于等到你qwqq

181L
来来来大家都别挤给我这加长版豪...

【论坛体】喜欢上了楼下奶茶店的打工小哥怎么办(一)

*小甜饼,cp维勇,尤勇,ooc
*食用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

首页>树洞>喜欢上了楼下奶茶店的打工小哥怎么办

1L 楼主
RT。

2L
沙发

3L
围观。前排兜售瓜子可乐爆米花♪

4L
哇又一个情感贴嘿嘿嘿

5L
楼上这痴汉的笑声(。)这里路人奶一口最后结局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6L
虽然我是毒奶但还是想跟着楼上奶一口(:3_ヽ)_

7L 楼主
…大家手速好快。呃…我先大概说一下情况吧。
露珠家楼下有个奶茶店,生意还不错,不久前来了个银发帅哥,好像是俄罗斯籍的。自从他来了之后这儿生意都变好了,经常有女孩子成群来买奶茶,最重要的是那个俄罗斯小哥还提供合影服务,于是露珠每次去买奶茶的背景音都是女孩子的尖...

【尤勇】迩

*警视厅paro。cp尤勇,有奥米,轻微承披成分。请注意避雷。

*6000字,ooc。

*食用愉快。

“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

——三岛由纪夫

勇利把袋子放在桌上,说道,“毕竟刚出院,还是当心点吧。”

那人坐在电视前,头也不回,手里游戏机摁得噼啪响,“知道了。我有那么弱吗。”

“那我走了,”勇利起身,“波波挺想你,失恋的人总需要一个倾诉对象。”

尤里咋舌,“得了,光看米拉那个老太婆秀恩爱我已经够头大了。”他转头看向勇利,“对了,我要吃猪排饭。医院饭菜可真够难以下咽。”

“行。”勇利开门,有风从门缝里漏进来,“我下次带给你。保重。”

尤里背对他...

【尤勇】delusion(片段)

他想要的,无非是裹了炸猪排的皮罗什基,有着乖张豹纹的卫衣,练习后时间稍长的休息,能够和那人多聊会儿天的契机。

再贪心一点点,也不过是那人无失误的全套表演。

然而他想就这样老去。看着一双焦糖色的眼睛。

可是,这些都像空中游鲨,雨中旱漠。好比从空中坠落,风擦过耳朵。


心里像住了只鸟儿,一看见他就叽叽喳喳地闹腾起来。细细去听每一句,都是“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尤勇】一个片段。

*ooc


“嗯,的确很多,”他擦拭着面前的天文望远镜,面容弧度柔和而温暖,“毕业前专业课的密度和强度实在令人头疼。”


金发少年背过身不再看他。


有月光斜斜地打进来。


“就这么喜欢天文吗?”少年望着落地窗外的天象仪穹顶突然开口,无端觉得夜色比平时好看几分,“我以前念书的时候听说有一颗橘色的星叫长蛇座,名字翻译过来叫‘孤独’,是这片天的唯一亮星。”勇利手上动作停了停,站直身体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当时听着就觉得难过,所以我想,从事这一类的职业天天与星星打交道,日子一定寂寞得难熬。”


“可你还是选择了在这个天文馆工作,”勇利笑,一双眼睛流光溢彩,如星斗明灭,“并且成...

© 隹木 | Powered by LOFTER